非金融风险逆序传导

2019-01-02 09:48

  程实认为,金融市场和部分经济体已出现危机回潮,新兴市场货币风险仍未消失,意大利"预算之争"和英国"硬脱欧"威胁或使欧洲成为风险逆序传导的下一站,而美国经济扩张尾声与政治周期节点重叠,政策隐患不可小觑。
 
  2007~2016年,国际金融危机循着清晰的路径依序传导:以信用支点渐次崩塌为核心动因,危机的形态沿着"流动性危机到主权债务危机、再到货币危机"的路径持续演化,震心从美国向欧洲和新兴市场渐次转移。
 
  在完成了金融风险"顺序传导"的过程后,世界经济迎来了2016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的强势协同复苏。然而,进入2018年下半年,复苏势头明显减弱,陆续发生的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和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即是回潮的预示。
 
  程实表示,经历了过去两年的过渡期,当前全球已经开始呈现出风险"逆序传导",而其链条仍然由"木桶理论"决定,只不过重心由金融风险向其他风险转变。在长期制度脆弱性和危机爆发期间政策透支的双重影响下,民粹主义、孤岛主义、保守主义迅速蔓延,新兴市场货币危机正是危机回潮的第一站。本就面临货币联盟脆弱性的欧洲,特别是政治文化、社会结构、党群格局、劳动市场、对欧情结呈现二元化的南欧(特别是同时受到财政问题困扰的意大利等国),或将由此接棒成为危机回潮的下一站。
 
  作为此轮复苏的引领者,美国最终也面临自身内、外政策负面影响的回溢风险。在贸易争端后果完全显现、刺激效果渐次衰退、选情波折引发政策极化的情况下,美国经济重回衰退或成为危机回潮的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