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潜在的购买者仍在翘首以待最便宜的版本

2018-12-25 16:38

  目前,新款特斯拉汽车的价格点已跻身凯利蓝皮书“豪华车”名录,但这并不能阻止人们购买Model 3。“这将是今年最畅销的一款豪华车,”弗莱明说。此话是针对所有豪华车而言的,包括销售火爆的SUV在内。另一款畅销车梅赛德斯C级车(Mercedes C-Class)排名第七。特斯拉的Model 3型车的销量是宝马3系列车的2.5倍。这是了不起的成就,与福特和通用汽车在美国停止生产小型汽车和轿车的举动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经营成功和长盛不衰并不总是同时到来,最大的问题是特斯拉是否能在2019年及以后的岁月保持这种势头。有几个因素可能是导致2018年出现异常的主因。市场对Model 3型车的巨大需求受到压制——等候名单上大约有40万人,每人都支付了1000美元定金。许多潜在的购买者仍在翘首以待最便宜的版本,但据估计,目前已有11.5万人购买了他们想要的远程、全轮驱动或性能版本。随着买家急切购买心理日益耗尽,特斯拉不得不继续扩大吸引力。
 
  就在马斯克正在努力压低价格之际,特斯拉在美国的广大客户即将失去购买电动汽车所带来的7500美元联邦税收抵免优惠。一家制造商销售20万辆合格汽车后,优惠将在一年内逐步取消。特斯拉是第一个跨出这道门槛的汽车制造商,所以,弗莱明等分析师认为,它将对特斯拉的销售带来冲击。“我们将首先以特斯拉为前车之鉴,”他说。(特斯拉已经与通用和其他公司联合,游说政府延长税收减免期限。)也许客户并不介意多花钱,又或者马斯克会降低车价,以保持销售旺盛。他还计划在欧洲开始销售Model 3型车,那里早有另外一大批预订客户,他们不必担心美国的税收抵免政策。
 
  与此同时,竞争终于开始迎头赶上,想买电动车的人可以有越来越多的选择。捷豹的I-Pace已经上市,奥迪E-tron将于2019年初上市。在更便宜的车型中,畅销的日产Leaf将配备远程电池选项。这些车一向为评论家们所喜爱,经常被宣传为特斯拉的竞争对手,甚至是特斯拉的终结者。但弗莱明说,电动汽车市场整体而言正在增长。“如果竞争能带来知名度,那么,竞争可能是一件好事,”他说,这里指的不仅是电动汽车,对于不断增长的充电产品而言,也是如此。
 
  更多潜在问题在酝酿之中。特斯拉正面临着一系列诉讼,涵盖自动驾驶仪半自治系统,以及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工人的安全问题。
 
  特斯拉2018年第四季度的销售数字无疑会很靓丽。这家汽车制造商可能会重复第三季度的做法而实现盈利。而且,没有人会坐视不动,马斯克已经宣布了继续推进公司发展的计划。他正在中国建设工厂,并计划在2019年推出一款名为Model Y的小型SUV和一款尚未命名的皮卡。与此同时,特斯拉的半挂卡车和改进型Roadster运动跑车的研发工作仍在继续。
 
  按理说,马斯克应该希望2019年比2018年更平静。但如果我们的目标是让好莱坞大道上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换成Model 3轿车,那么,马斯克也许不会抱有这种希望,况且他从来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家伙。2018年3月当我第一次驾驶特斯拉Model 3型电动车时,吸引了大量洛杉矶居民的眼球,几乎令人尴尬。贝弗利山的平民百姓纷纷前来偷瞄特斯拉的风采,而对兰博基尼斯和阿斯顿·马丁等豪车不屑一顾。他们甚至会穿过车水马龙,只为细细看看出自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更经济实惠的、据说代表着主流趋势的新款轿车。9个月后,洛杉矶人重新回复到以往疲惫不堪的状态,因为在这座城市,每隔不到5分钟,你就会看到一辆Model 3。这种现象的无处不在,正适宜佐证了在过去一年里特斯拉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2018年,这家汽车制造商经历了一场骚乱,其中大部分因马斯克而起,与他的情绪和推文脱不了干系。有一段时期,马斯克的公司私有化计划流产、与证交会交恶、洞穴救援信件招致侮辱、在采访中举止古怪、吸食大麻……等等。尽管如此,但如果你把重点放在特斯拉公司,那么,2018年的业绩确实非常好。而且,时机再好不过了:马斯克自己也承认,Model 3型车产量的提升是他年轻公司成功的关键。
 
  直到新年到来之前,特斯拉才会公布官方数据,但拥有长达九十年的汽车估值经验的汽车报刊出版商凯利蓝皮书(Kelley Blue Book)预计,截至到今年11月底,该公司已售出约16万辆汽车(包括Model S和Model X)。凯利蓝皮书分析师蒂姆·弗莱明(Tim Fleming)说:“去年大约有5万辆,所以,今年的销售额是原来的三倍多。”
 
  业绩翻番的驱动力当然来自Model 3,特斯拉在2017年7月推出改款车型,但直到今年夏天才大量生产。马斯克在发布会上把钥匙(实际上是卡片)交给第一批30辆Model 3型电动车的车主,同时警告说,“生产地狱”即将来临。他说得对。该公司在内华达州超级电池工厂(Gigafactory)遭遇了重大问题,这家工厂为汽车制造电池组。马斯克后来承认他对极端自动化要求太高,驱逐了名为“flufferbot”的机器人,以工人取而代之。最终,马斯克让员工在特斯拉加利福尼亚工厂的停车场帐篷里安装了一条额外的生产线,几乎完全依赖人工。